04-15 2016   11:29:27
   

石一:移动互联网正面临一个结构性机遇

12岁出国,16岁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20岁创立Avazu,2014年开始成立Avazu Holding,除了工作就是健身,这个27岁的的年轻人,已然成为85后一代年轻创业者的佼佼者。

 

同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雷军等一呼百应,响者云集的创业者不同,石一很少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即便是在Avazu获得来自高榕资本领投的4800万美元投资的时候,石一也是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

 

一方面可能和石一作为一个以产品和技术为主的工科背景有关,另一方面更多的是他认为应该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花在产品的打磨和怎么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上。国内媒体关于他的创业报道并不多,笔者通过以往的一些报道整理,现将一些精彩的论点呈现如下。

 

原生广告仍然需要向用户展示它的“广告”内核,移动Web的潜力被低估

 

在接受中华广告网的记者关于“Avazu原生广告可使变现翻倍”的提问采访时,石一答道:

 

虽然原生广告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它说到底不过是广告表现的一种方式,减少广告对用户的负面影响不过是它众多目的中的一个,但提高广告主的广告转化、实现App开发者变现的需求才是终极目的。如何娱乐用户是广告创意需要考虑的,如何精准投放是技术公司要解决的问题。

 

从PC到移动端,作为促进广告收益的新兴模式,原生广告仍然需要向用户展示他的“广告”内核。而原生广告对用户的“感知体验”有严格要求,如何无缝切入用户的使用环境,拿捏广告风格与内容,都是开发者一开始就应该关注的问题。这种接近“再创作”的工作,要求广告实现素材的参数具备更多的灵活性,同时也考量开发者的预见性。

 

从大的趋势来讲,广告主越来越趋向于更为简单的解决方案,因为对他们而言,广告投放的指标和管理并不复杂,而移动私有交易平台需要复杂的管理,不是一般的广告主能玩得转的。

 

70%到80%的移动库存还是来自APP,而广告主在APP的投放规模远大于移动Web网站。然而,我认为移动Web的潜力被低估,甚至被大多数媒介代理和广告主忽视了。事实上,广告主通过移动Web可以花更少的钱,触达那些APP能触达的用户。

 

尽管移动Web通常使用PC的创意尺寸,IAB移动创意尺寸仍在主导着移动Web需求。不过,如果一个广告主的网站没有很好地针对手机和平板进行优化,移动Web根本就起不到作用,如此一来,需求就会不断减少。

 

在石一看来,海外之前的原生广告都是原生广告雏形,在业内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所谓的原生广告产品也都是非标准化,这就导致无法大规模推广,媒体变现能力弱,整体原生市场的薄弱。市场上有了统一的标准,市场容量才会变大。

 

移动程序化购买可以改善传统媒体的投放方式

 

移动程序化涉及不同领域,包括RTB、预测竞价、用户画像、创意个性化等等。它涵盖了所有可以在实时环境下用来提高媒体购买效率的领域。

 

面对大多数亚洲品牌广告主只是简单地把传统媒体的投放方法转嫁到移动平台,而没有考虑移动端能带来哪些新的可能性。

 

石一认为,这种做法导致效率十分低下,但可以通过移动程序化购买方式得以改善。亚太地区尤其缺乏大型的、能起统领作用的技术型公司,这也成为该地区跨渠道营销平台面临的一个特有挑战。

 

在亚洲,很多品牌仍在使用传统的媒体计划和购买方式,这就需要大量的策划人员和采购人员通过手工方式管理媒体购买。在一些国家,比如中国,媒体采购最常用的定价方式是CPT(Cost Per Time),这意味着品牌广告主需要为特定时间内的固定广告位,支付固定的价格。这些领域存在着很多效率低下的情况,移动程序化购买能很大程度地帮助这些广告主在线上投放中获得更好的效果。

 

亚洲的品牌广告主倾向于只是简单地把电视广告的投放心态和方法运用到移动上,而没有深刻思考移动端能带来的其他可能性。

 

“纵观整个亚太地区的在线广告市场情况,我发现本地化的SSP(媒体服务)公司是非常亏缺的。大多数大型的SSP和广告交易平台仍然在美国,或者有一些在亚太地区设立办事处但并没有本地化运营团队的国际公司。”

 

手游出海的三大核心:最大化产品、最大化运营、最大化格局

 

在论述游戏出海,石一谈到,一款游戏要成功出海,并且实现完美落地,最核心需要抓三方面。第一,最大化产品,高标准高品质发行多款精品游戏。第二,最大化运营,专业的运营水准,最强的运营能力,大数据支撑手游发行。第三,最大化格局,开创从研发到发行到渠道的全产业链格局。

 

在分析国内外广告公司、DSP上,石一也谈到自己的见解。

 

广告公司的最大问题在于媒体资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会导致在整个生态链里面非常被动。同时,在价值链上,你永远处在中间商、贸易商的角色,不管你的广告做得多好,你永远不能掌握核心资源。

 

DSP在国内市场的影响力并没有国外市场显著,主要是因为媒介环境,本地化挑战和竞争环境。国内媒体环境集中一线,广告新模式面临挑战。广告公司在整个广告生态链里处于中间位置,上游是广告主,下游是媒体,也因此面临着“触顶天花板”的风险。

 

国外的媒体环境更分散,没有那么多大的媒体上市公司,生态更分化,更需要公司去整合生态;而国内大的媒体流量都集中在一线媒体手中,整合的价值有限,附加值也有限,这使得广告主在媒体面前的话语权会降低。国外广告公司想把业务在中国市场做得风生水起就会面临更多挑战——其中深度本地化是关键。

 

移动互联网面临一个结构性的机遇

 

2015年整个移动广告市场的份额整体在急速增涨,但它也没有达到顶峰;此外,行业内呈现百家争鸣繁荣景象、精彩纷呈,但需经历大浪淘沙。

 

“移动互联网面临一个结构性的机遇,中国的排名前50的App,在未来1-2年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在国外存在非常大的空间,比如印度,印度的发展会重演中国的情况,或者说比中国更好。所以,结构性的机遇是什么?就是海外市场。”

 

整个行业并没有达到顶峰,各项技术还有更大的改进空间,新的机制也将取代以往粗放的旧制;所以,更高效的产品需求和完善的服务品质将促使市场对行业进行梳理。

 

“我认为商业模式都会在未来的一年内出现,在这个窗口期内做到一定的规模,并形成一定的壁垒,会让后来者更难进入这个行业。”石一在接受Morketing采访时答道。

 

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领航者,目前Avazu Holding已经建立了4大业务板块:全球游戏发行平台Teebik,全球广告平台Avazu,全球创业平台aFund和鲜有人知的全球App开发商DotC United。今天的Avazu Holding 已经遍布全球,除上海总部之外,在日本东京、德国柏林、荷兰阿姆斯特丹、文莱等多国都设有分公司,员工和业务已延伸到世界各地。作为一个明星级的“出海“企业,我们有理由相信,Avazu Holding 会走的更稳,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