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2019   08:41:04
   

retargeting电竞、二次元和追星 互联网圈子:你混哪座山头?

今年 7 月,一场发于豆瓣,拼杀于微博的战争,在蔡徐坤与周杰伦粉丝中上演。

那些早已为人父母老杰迷们纷纷倾巢而动,不分昼夜,成功让连微博都没有的周杰伦登顶超话第一,连续 5 天霸榜热搜。

看来一颗为了偶像不顾一切的心,并不会随着年纪增长而有所消退。

1993 年央视 32 周年晚会上,蔡明饰演的追星少女,第一次将追星文化带到台前。

四大天王的海报贴满墙头,说话用歌词,对当时流量小生郑智化疯狂迷恋,引得小品中的爷爷奶奶满头问号:“这是从哪里来的人,怎么就被你当神仙供起来了?”。

在那个含蓄青涩的年代,年轻人的青春荷尔蒙无处安放。

没有大数据具体统计结果来衡量“追星族”对明星的钟爱程度,经济、地域的限制让他们只能通过买一张CD,贴一张海报来寄托情感。

2013 年,韩流之风席卷了整个中国大陆,粉丝追星热情空前高涨。

在互联网推动下,这种从日韩引进的舶来品,经过本土化洗礼,重新脱胎换骨成为一款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娱副产品,追星文化由此进入2. 0 版本。

此时追星已经不限于看一场演唱会这么简单。

那一年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百度搜索指数突破 280 万,各大视频网站播放量超过 10 亿次。

剧中女主全智贤的各种衣服饰品成为淘宝爆款,而男主金秀贤的粉丝更是在情人节当日,斥资 20 万刊登巨幅广告牌表达对于“都教授”的爱意。

除此之外,还带动出一种新型人口输出方式—— 追星留学。

根据当时的相关调查,远赴韩国留学的学生中,一个班有将近一半人是为了追星。

在他们眼里,觉得跟偶像同住一个城市,十分有成就感。

1988 年出生的郭小姐,高中时代起就疯狂迷恋韩国明星,周末逃过课,挨过父母打,包车追过星,虽步入职场三年,但心中一直有个韩国梦。

留学期间,她为了追偶像公演,有时必须得提前几天翘课。

“语言考试一年可以考多次,但偶像公演不可复制”,那时粉丝追星已经在用“未来”为偶像应援。

去年两档综艺节目《创造101》、《偶像练习生》横空出世,牵动着无数少男少女心。

不同于早年的选秀节目,粉丝成了偶像的“缔造人”,她们每个人手中的票,都成了决定偶像能否出道的关键因素,台上是选秀节目,台下是粉丝间的权力游戏。

粉丝群不断壮大,追星族正式升级为饭圈。

他们有钱、有能力,还精通管理,内部充满军事化色彩:各位粉丝分门别类,精确排序。

消费能力、动手能力越强等级越高,反之不愿意花钱就是“白嫖”。


由此形成:前线、富婆粉>产出粉>数据粉>普通消费粉>白嫖粉>私生粉的饭圈鄙视链。

各家饭圈“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为了自家爱豆可以不顾一切“奔赴战场”,包场电影、周边、追机,打榜,全方位助力偶像成长。

熬夜为喜欢的偶像投票、剪视频、做宣发已经成为入门考验基本技能。

要是碰见爱豆排名下降,他们立马奔走相告,四处集资买卡打榜,为自己偶像拉人气刷票。

追星变成造星,由此进入“爱的供养”3. 0 版本。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偶像练习生》九名出道成员的的应援总额达 1092 万,《创造101》应援总额更是高达 2100 万。

疯狂打榜背后,带动第三方资本向饭圈倾斜,饭圈文化衍生出饭圈经济。

根据腾讯官方公布 2018 年二季报显示,节目播出期间腾讯视频付费人数上半年达 7400 万,同比增长121%。

除此之外,节目赞助品牌康师傅冰红茶同比增长40%,销量超过 1 亿瓶;中华牙膏销量增长268%;最有意思的是,欧树主打的“熬夜系列”节目播出期间在天猫的销量环比上升685.34%。

对于品牌方来说,关注市场趋势是重点,但挑选出契合品牌定位的代言人,加强艺人与商品之间的关联,聚焦饭圈的动向,才是当代真正收割粉丝的一把镰刀。

坤音娱乐的创始人曾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当下的互联网营销法则:“这个时代,经验褪色,傲慢失效,得粉丝(社交)者得天下。

”如今再看饭圈文化,用英国诗人奥登在《爱的更多的一个》中一句诗句形容再合适不过:“我们如何指望群星为我们燃烧,用一种我们无以回报的激情”。

02Z世代眼中的中国女排粉丝精神寄托往小了说,还在迷恋偶像,往大了说,已经可以上升到家国高度。

十年前父母看见孩子打游戏会说——“打游戏能当饭吃吗?”,现在这个孩子可能会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不好意思,真的能”。

今年 8 月,第九届DOTA2 国际邀请赛(即TI9)在上海落下帷幕,这是迄今为止全球奖金最高的单项电竞赛事,达 3429 万美元。

令人诧异的是,除了出品方最初设立的 160 万美元外,剩下的 3269 万美元全部来自玩家众筹。

根据Newzoo最新发布的《 2019 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数据显示,今年电竞观看人数增长至4. 54 亿人次,同比增长15%。

核心爱好者2. 01 亿,其中中国市场贡献高达 7500 万。

根据调查,电竞粉丝中,有超过七成愿意为赛事付费。

对于Z世代(1995- 2009 年间出生的人)来说,电竞已经不是游戏那么简单。

当看到iG夺冠的那一刻,台下几百万年轻观众热泪盈眶,电竞于他们,等同于中国女排于上一代人的意义。

目前中国电竞市场已经形成一套完整产业链模式,上游是以腾讯为首的游戏内容商,目前已经相对成熟;中游以iG俱乐部、VSPN电竞赛事运营商等为主,还在拓荒时期,且还有极大的变现空间;下游直播平台,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市场争夺后,以斗鱼、虎牙等为首的七家直播平台已经牢牢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总估值超过 200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