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 2016   08:45:31
   

石一:成立公司7年,却做了12年的数字广告

第一次问及一个人的性格时,他说,“数据驱动,理性”。这样冷冰冰的词汇往往用来形容机器人,而他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数字营销行家。在他分享完成长历程以及创业过程后,“理性”二字确实是最为恰当的概括。

 

 fa97d40f912ddc6e79375e9427963a8a_624x926.png

Avazu Holding CEO兼创始人 石一

 

这个人,是Avazu Holding CEO兼创始人 石一。

 

2009年,石一放弃学业,毅然从德国回到中国,开始了创业生涯。这年,石一在德国注册了公司Avazu,然后回到国内开始运营,公司成立至今恰好7年。然而他在接受采访时却说,自己已经做了12年的广告。

 

如今,Avazu 已经发展成Avazu Holding集团,旗下有Teebik(全球移动营销发行平台)、Avazu(全球移动推广平台)、aFund(全球移动创业平台)和2015年年初刚成立的DotC United。

 

本期,Morketing专访Avazu Holding CEO 石一,谈谈他12年的数字广告经历和精耕7年的海外推广。

 

2004年做个人站长拿到的第一桶金

 

“我04年接触互联网,开始做个人站长。那时候,我在德国,04年一直到09年。我在做个人站长的过程中,搭建了30多个网站,包括各种导航、新闻、博客站。个人站长的经历让我很早就学会了写代码,自己一个人写代码、设计网站、写内容,后来,工作量大了,我就把内容外包出去,刚开始用Modem上网,后来是isdn,再后来用dsl,Windows 95,然后98、2000XP等“石一回顾。

 

几乎所有互联网领袖的第一桶金都与他们最擅长的领域相关,比尔盖茨将自己写的微软dos系统卖给了IBM,拉利佩奇在22岁的时候写下了PageRank的代码,这个名字没有持续多久就换做一个我们更熟悉的称呼:谷歌。

 

与广告结缘的石一这样描述自己的第一桶金:很小我就喜欢研究算法,在高中时候,研究谷歌排名算法。曾在做网站的时候用markov chain做了个内容生成器,生成了几百个网站,并且谷歌排名都很靠前,也因此获得很多免费流量,通过流量变现,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补充,当时就通过SEO 优化,把网站的流量每天做到一百多万UV。

 

石一在做个人站长期间,还做了1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他回忆:“念书的时候写了个爬虫,把德国最大社交网站的所有男性用户信息都爬了一遍,然后定向给他们推送交友广告,并且把他们网站整套安全验证体系解破了“。

 

2009年创立Avazu,坚持做海外广告

 

石一大学主修计算机,复修经济学。在09年,即大学第四个学期,他意识到继续读下去的机会成本太高,在德国注册公司后,放弃学业回国做Avazu。

 

靠着做个人站长期间赚到的几百万美元,石一在上海启动了Avazu。

 

Avazu的广告团队从刚开始的10多个人,发展至今,已有200多人规模, 而Avazu Holding包括其他子公司至今400多人。石一觉得:“相比于团队的规模,我更关注每个人的效率,因此AvazuHolding在招聘每个人的时候都会考虑单人未来产出问题”。

 

从客户来源看,Avazu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2009年-2013年,纯海外客户的海外推广;2013年-至今,帮助很多国内企业出海,同时服务海外客户,推广海外市场。

 

石一透露:“2009年年底,Avazu真正开始运作,当时主要客户都是来自海外;然后,真正国内出海兴起是从2013年开始,2016年,国内企业出海会越来越火爆。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国内企业出海需求逐渐多了起来,一些的国内厂商选择了出海发展,猎豹移动、3G门户等都是其中的代表;2014年,国内出海厂商越来越多,包括畅游、360等都纷纷加入到海外市场的竞争中去;2015年至今,出海厂商已经成了一定的规模,同时也衍生除了不少新问题,企业的需求一方面是获取用户,另一方面是获得用户后,如何变现,也即货币化问题”。

 

从2004年到2016年,12年来,石一本质上一直围绕“流量”做事。用他本人的一句话概括“我是非常理性的性格,能够长时间保持专注一件事情”。

 

创始人理性下的企业调性

 

企业文化、调性及定位,很大层面来讲跟创始人的性格有关。石一说:“Avazu一直是把自己定义为平台型、数据驱动型公司。核心竞争力建立在产品、技术和数据方面,到现在我们的销售团队人员还是比较少的”。

 

据悉,Avazu目前的产品结构,分为供给方和需求方。供给方,主要服务于媒体、应用,提供移动SDK流量变现及原生广告解决方案;另外,需求方,主要服务于广告主,提供广告网络、网盟、以及全自助DSP广告投放。

 

石一分析,从整体来讲,中国出海情况在2013年属于野蛮发展,2014年开始注重投放效率和精准度;到了2015年,国内厂商开始重视获得的用户能够如何有价值的商业化,也即货币化变现。

 

出海市场着实如此,各家出海服务公司对于方向和战略都比较一致,那么每家公司的差异化在哪?从行业多方人士的观点来看,一致认为在产品以及效果优化层面。

 

石一阐述,“产品的差异化,更多的是通过功能和产生的效果进行差异。目前从出海服务公司来看,Avazu相对来说做得比较早,并且都做到一定的规模,在行业上建立了一定的竞争壁垒,不管从资金、技术、产品还是运营层面,都形成一定的竞争优势”。

 

2015年,Avazu选择进入A股市场

 

在14年的时候,有人曾问石一,15年的最大趋势是什么?当时石一回答:“资本化”。

 

如其所言,在2015年3月Avazu Inc.全球广告业务整体注入大连科冕木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2354),总估值20.8亿人民币。创造了截止2015年3月,中国互联网广告界A股资本化的最大交易。

 

石一回忆起当时的那一步这样说道,“Avazu属于在A股市场资本化比较早的数字广告公司。2014年,我们曾考虑去香港上市、美国上市还是回国资本化。当时,我们选择了回国资本化,所以我们也是第一批拆除VIE回国的公司(当时A股市场还没有先例)。回头来看,我们觉得当时做了正确的选择。”

 

Avazu至今保持独立运营,石一本人也表示:“海外还有非常大的市场潜力,我们在未来会一如既往地专注海外,把中国公司出海做广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