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 2017   08:59:29
   

广告主传媒专访石一:国际化将催生中国独角兽,出海成新推力

过去三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经历了从探索如何出海,大规模试错,到建立用户壁垒,扩大商业模式。预计未来一年,各出海公司DNA的差异化会逐渐显现,而独角兽企业将从国际化完成度最高的成员中诞生。

 

移动互联网给出海公司新的红利,从全球来看,市值超过10亿美金公司,有12家左右在美国,7家在中国。美国和欧洲的这些独角兽公司已经在做全球化了,但是,中国这7家公司大部分还在做中国国内市场。为什么中国会有7家?一方面中国市场本身非常大,过去几年人口红利非常可观;另一方面,不管是产品创新还是服务能力创新,在全球非常有竞争能力,所以,中国公司出海,在技术上、人才上都有非常大优势。

 

随着手机网民渗透率趋于饱和,增长放缓,BAT巨头格局已定,占据用户大部分的移动使用时间,中国移动互联网已进入存量时代。另外,预计2020年,全球网民手机使用量将超33亿,这为移动互联网实现了真正的无边界,也降低了全球化连接的难度,海外市场拥有极大发展空间。

 

c3c2c27afaecf138c12e1a4955e03b41_677x897.png

Avazu创始人兼CEO石一

 

Avazu创始人兼CEO石一在《广告主》的采访中认为,在中国出海的跑道上,钱、人和流量,顺应趋势的能力、移动化和全球化等各方面指标都将决定未来谁会成为独角兽企业。

 

举几个数据,中国这些上市公司,在美国或是香港的Top5,包括BAT、网易、京东,加起来市值差不多一万多亿美元。而腾讯市值已经超过Facebook,这两家都是做社交的公司,但就用户量而言,Facebook比腾讯更大,但为什么腾讯的市值超过Facebook?从增长来看,Facebook增速40%,腾讯是年增速70%,增长高于Facebook。从这个角度来看,石一认为中国的公司相对而言有四大优势:

 

第一,中国有很多顶尖的优秀互联网人才,这在其它国家是找不到的。比如,在新加坡或是欧洲、印度等地方,是找不到这么多顶尖的人才,尤其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人才,特别是技术类。”如果大家去美国硅谷看Google和Facebook,他们的员工一半以上都是亚洲人,可能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从这一点来看,就说明中国在经过过去的二三十年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积累许多一线顶尖人才。所以,我会觉得在中国有非常高性价比、高执行力的人才。“

 

第二,为什么中国经济过去二十年发展这么快,是因为中国是全球的世界制造工厂。中国企业在供应链端是有优势的,美国很多做IoT、硬件的公司,生产基地在深圳。很多电商企业特别是发展中地区,比如现在中东最大的电商是一家杭州的公司,或是像其它一些市场,比如俄罗斯最大的电商是阿里旗下的速卖通。所以中国有供应链方面优势,中国的商品能够卖到国外,就算是像速卖通的加价率在2—3倍,还是比当地的电商要便宜。

 

第三,是中国的资本优势。从全球私募融资市场来看,有三个地方吸引投资人:第一是美国,第二是中国,第三是印度。从这些创业公司的融资规模、融资总量来看,就能解释为什么第三个是资本供给,在中国一家公司可以融到更多的钱,在未上市的阶段有足够的资金来经历更长的学习周期或是我们所谓的战略性亏损周期。

 

第四,商业模式的领先。不管是亚洲其它国家,还是欧洲和美国,大家会发现中国的很多商业模式在移动互联网上也是领先的。比如移动支付,在欧洲没有人用移动支付,包括东南亚到现在也没有人用移动支付,甚至东南亚很多地方真正在推移动支付的,还是阿里和腾讯在推自己的移动支付产品,当地公司并没有这个意识去做基于二维码的移动支付。

 

所以,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在全球范围内是领先的,我们在中国尝试的模式在海外没有看到过,或是别人没有想出来。在中国我们看到了哪些模式成立,哪些不成立,所以这当中还有信息不对称的优势。

 

美国公司为什么可以做得那么成功?一方面美国公司发展的时间比中国更久,因为美国已经发展了五、六十年,不管从底层的基础建设,从芯片层面到操作系统再到社交层面,这些全是美国公司掌控,我们用的iOS、安卓都是美国公司的。

 

石一相信,中国公司基于前面所说的四大优势,在全球范围内还是非常有竞争力。而且目前来看,特别是在应用层、服务层,中国的竞争力远超欧美和东南亚的一些公司。

 

石一说:“作为中国人,第一我认为我们可以找到很多优秀人才,第二,我们的服务意识比别人强,我们更愿意做本地化,更愿意接受别人的文化。”美国的商业模式更多是做一个平台,然后全球都用这个平台。但是中国的公司不同,有本地化的意识,针对不同国家做不同的本地化,针对当地的社会环境、当地的政策、当地各种各样的环境。

 

不仅如此,石一还为出海企业给出了一些可行性建议:

 

第一阶段,建立基础设施。现在看一些发展中地区,印度、印尼、东南亚、中东的很多地方,基础的移动支付并不健全;还有其他的一些基础设施,比如在印度,谷歌Play在整个印度市场份额可能是50%-60%,还有一些是通过第三方应用市场方式在下载;

 

第二阶段,建立入口级别产品。主要目的是为了在足够短的时间里以足够高的留存去聚集用户;

 

第三阶段,衍生内容型产品,做市场;

 

第四阶段,深化商业化变现,流量变钱,就是做商业化。如果把前面三步做好,第四步的商业化,不管是哪一个市场,都是有非常多机会。

 

石一认为海外还有非常多的机会,主要因为海外从现在到2020年,尤其发展中国家,会有非常强劲的智能机增长。所以,近几年海外移动互联网有非常好的机会,因为移动互联网本身是没有边界的,出海只需要很小的改动就可以了。